狂言君:史公给马扬的那一肘,其实暗藏阴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7

  

  [本故事人物纯属虚拟,切勿对号入座]

  

  “来啦,老弟,药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刚走进药店,便看见老板叼着根烟望着我,眼神暧昧,烟圈从他嘴里缓缓的吐了出来。

  我很诧异,他居然未卜先知明白我的来意,毕竟我的血压又飙高了。作为一名忠实的60亿,我刚经历了一场狂欢式的骂战。史蒂芬森呼啸上篮,打成关键2+1,我捏着拳头暴喝,大声叫好。然而很快,我便看到了一些刺眼的的字符。

  “这不是肘击吗?”

  “马扬真牛逼,居然用脸犯规。”

  “刚复出,所以必须赢,大家都懂的。”

  “裁判太黑了。”

  我怒火万丈,这群八嘎怎么能这么带节奏?于是便抄起键盘,噼噼啪啪敲了起来。“这球如果换成哈登……”还没写完呢,铺天盖地的柠檬表情扑面而来,伴随着恰恰恰恰恰,终于,我血气上涌,头痛欲裂,只好暂时放下键盘,出门配药了。

  

  “一盒降压药。”我没好气的说道,毕竟胸中那股恶气,不会轻易消散。拍一粒下去,还得继续回去接着吵。

  “多谢盛惠,请支付358元。”老板满脸堆笑。

  “这么贵!”我被吓的跳了起来,“啥情况?”

  “刚需,没办法。”老板笑的更欢了,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架势。

  没辙,狠狠心,掏遍身上的六个口袋,总算把钱给凑齐了,毕竟手机零钱里真没那么多。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急不可耐拍下一粒降压药后,果然神清气爽,血压恢复到正常状态,又重新感受到了喷子的力量。

  正要转身离去再与其他的喷子们大战三百回合时,老板叫住了我。

  “想不想知道一个秘密?”

  “别浪费时间瞎扯淡,我得回去喷死那群鳖孙。”

  “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老板提高了嗓门。

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扭过头,在柜台前坐了下来。

  “有话直说吧。”这回,轮到我盯着老板了。

  

  “知道为啥今年喷子特别多吗?”老板不紧不慢又抽了口烟。

  “那还用问,因为争议判罚多呗。”

  “为啥争议判罚多呢?”

  “那还用问,因为裁判都是睁眼瞎呗。”

  “那些站在篮球最高圣堂的执法者,你以为他们都是睁眼瞎,你以为他们的视力不如键盘侠?就拿今儿这记肘击来说吧,明明都看了回放的,为啥还是维持原判呢?”

  突如其来的一句反问,把我给噎住了。这时我才仔细端详老板,方脸粗眉,五官平平,明明就是路人相貌,却有着一股说不上来的狡黠。

  眼看我无言以对,老板重新绽开了笑容。“告诉你吧,其实这些争议判罚,都是故意的。”

  “故意的?”

  “对,故意的,一切都是萧总舵主授意的。”

  

  “为啥总舵主要这么干?”

  “因为火箭不行了。”

  “这和火箭不行有啥关系?”

  “你小子啊,就是觉悟太低。”老板摇了摇头,摆出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遗憾神态。“告诉你吧,以往这些年,光是火箭一支球队,就能养活了全国的制药厂。先前但凡火箭比赛开始之际,便是速效救心丸脱销之时。所以在余孽圈子里,根本没有炒房,炒股票,炒区块链的概念,这些都只能挣小钱,甚至赔钱。而炒速效救心丸,才是真正的挣大钱。”

  “居然还有这事儿?”我瞪大双眼。

  “Low了吧,知道余孽总司令博矛吧,他名义上是鹅厂驻火箭记者,其实私底下就是倒腾救心丸的。倒腾两年发大财了,据说都买了一架F35当座驾了。”

  

  一席话说的我目瞪口呆,如坠入梦境。然而随后传来的叹息声,将我从梦境中拉了回来。

  “但今年火箭不行了,搞的余孽都佛了。输也是一天,赢也是一天,完全无所谓了。所以速效救心丸彻底滞销了,药厂快倒闭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那就是说……”我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你终于开悟了。”老板赞许的点点头。“所以便要大量制造争议,人为制造矛盾,尤其是要挑起火箭与湖人这两家之间的矛盾。进而形成今天你嘲讽我,明天我报复你的局面,掐来掐去,大家不就参与进来了?”

  “这对NBA有啥好处呢?”

  “好处多的去啦。首先这些都是天然的流量,听说过这个故事吧,甲吃一坨翔,乙给了甲五千万;甲吃完翔后心中不爽,也提出同样的要求,乙果断吃翔也拿了五千万。虽然甲乙除了各持一坨翔外都没半点儿好处,却创造了整整一个亿的GDP呢。同样的道理,你喷我司马,我喷你孤儿,虽然都是垃圾话,但这也是流量呀,SHH与微博可喜欢啦。现在这个时代嘛,就是流量为王,没看见鲲鲲都当上形象大使了嘛。”

  我再一次无言以对。

  

  “还有一个重要的好处,便是实实在在产生经济效益。”老板继续说道。

  “拉动经济?”

  “嗯啊,就拿你来举例子吧,你在家喷人,用电得花钱吧;喷High了头痛欲裂血压飙高出门配药,打车得花钱吧;然后我再卖个高价给你,你又得花钱吧。你看,这就是一条产业链,对吧。”

  “那我以后再也不喷了!”突然发现被当成猴耍的我一咬牙,一跺脚。

  “没用的。”老板用力掐灭了烟头。“喷子们每次都会忏悔,说以后一定好好看球,做一个理性的球迷,可没过三天就会忘得一干二净,但凡风吹草动,肯定继续抄起键盘互相问候。改不了的嘛,你说,你就一定能保证,以后不喷人,不说酸话吗?总舵主早就看穿啦,你们做不到的。所以争议判罚还是一堆接着一堆,节奏党还是一群接着一群,让你们接着对喷,不断制造流量去。这回,你懂了吧。”

  

  我苦笑,不置可否。